可怜凭影自惜,怎奈孑然清骨。

关于

假如历史的走向没有改变,而他们有了孩子:

紫邑篇:
  “母亲,”她看向那小小的雪团,正是天真无忧的年纪,仰头看她都是两泓清泉,“父亲是个怎样的人?”
  她的逸儿向来懂事,自极小的年岁向她寻父亲未果便再也没有问过。她垂手拭去幼子的泪痕,一瞬间心思百转,已勾出几分浅淡的笑意:
  “他是个好人,”便见幼子脸上显出几分气馁,“或者说,是个真正的君子。”
  稚子便因这未曾听过的回答喜笑颜开。眼见娘亲又拿起了针线,便打定主意收敛身心,乖巧地坐在一旁静静观看。
  时间又似过去了很久。
  萧逸因这回答引起的兴奋终于退却,在长久的,久到他母亲早已以为他已睡去的静默中,问出了自记忆以来便徘徊于心...

桃源行.青门引

  香烛符箓俱已陈设妥当,罗帛却已起身,毫无征兆地停了手。
  “姑娘?”白衣侍女急忙伸手去扶,一声疑问也极为短促。她不答,由她的翟儿挽住却是向外间去了。
 
  紫邑、碧城,她的两个师侄,此刻已在外间候了许久。她的眼睛依旧迷离,却仍然能感受到她这个大师侄的焦虑。
  “可以了。”她说,声音脆弱到一丝风就可打断,依旧可闻几分不忍,“起式已布下,以下,你二人已足够。”
  “师伯?”出声的是碧城。她素喜这个二师侄机敏果决,却在此刻害怕她的聪敏。“不必,”她浅笑着,摇了摇头,“我已与他纠缠了三世,再多也并无不同。”
  碧城似有未尽之言,...

桃源行.蒿里行.兰亭序


梁武帝中大通元年/公元529年
  又是一年上巳。
  萧统伫立在窗前,对着那轮弦月,忽的忆起,今日,是她的生辰之日。
  玄圃他前些日子回了一趟,曲水流觞依旧。想当年惠风和畅,她少有的簪了支华胜,巧笑嫣然。
  含央。
  似是只有这样的日子,他才有时间,这样对着那轮清虚,细细描摹她的模样。
  清虚。她向来是这样唤月的。她是道门弟子,一来一去,都是风拂花林,引人遐思。
  月出皎兮,佼人僚兮。舒窈纠兮,劳心悄兮。

  忽的有叩门声传来,带回他的思绪。已近人定,他早命了侍女各自歇息,此时来的,大约只有太子妃。
 ...

有彼君子,如切如磋,如琢如磨。

这是我的“点图成绣”,快一起来参加活动,赢取免费户外旅行大奖吧! http://www.lofter.com/act/taxiu?op=entry
这是我的“点图成绣”,快一起来参加活动,赢取免费户外旅行大奖吧! http://www.lofter.com/act/taxiu?op=entry


--师祖也有故人要引渡吗?
--你可还记得,那日你将吴声歌曲整理成册,我问你的?
--嗯?
--苟以华夏之大,九州之远,又有多少华山?
--难以计数吧......
--这八百里秦川,又如何不是华山畿?
--师祖?
我亦曾赋华山畿,一夜烽火,故人长绝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...

桃源行.清平乐.雨霖铃
  (现代梗)
  未至夜半,大风骤起。不久,大雨倾盆。
  紫邑本已入睡,此刻却被雨声惊醒。隔壁誉儿犹自熟睡。学校新够进了一批孤本典籍,萧统留校整理,发短信说是不回来了。
  雨势渐大。她本只是受惊,此刻却开始恐惧。
  当年父母出了车祸,也是这样一个夏末秋初的雨夜。
  经久未曾浮起的记忆涌上心头,恐惧如窗外夜雨,渐趋浓重。
  那个幼弱的自己,死亡之前,何等渺小。
  枕畔的手机突然振动,她刚伸手去拿,那边便挂断了。
  德施。
  她尚未回神,此时看着这个名字,手足无措。
 ...

1/2

© 绿竹猗猗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