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怜凭影自惜,怎奈孑然清骨。

关于

如翼(许墨同人)

(非官方女主。)
(BE预警。)
(我流女主,不喜勿喷。)
(ooc预警)
(lofter上第一篇完整的文,给我最爱的许墨。)
她原本以为,悠然和绿猗,是一样的。

  绿猗看向屏幕外忙碌的主人,或者少女更希望被称作母亲。她看着母亲花费了将近八百的钻石连打两天竞技场,终于在拿到了10片碎片后宣布放弃。那一刻,她是满足的,也是难过的。
  她知道她的主人曾怀着怎样的希望,终于在钻石极速流失的窘境中败下阵来。不是她不努力,而是终于发现,努力达不到目标。
  绿猗当然知道主人有多喜欢许墨,或者说,她对许墨的爱正是来自主人的赋情。谁又能想到,她们的一纸真心,敌不过世界构建者眼里的一个数值。
  那些日子里每一次虔诚的祈愿,都一并在那支残曲里消散。
  她原以为,她与悠然,是不一样的。

  很多时候,她是不喜欢悠然的。她太天真,太倔强,又在很多时候显得自不量力。她从未推敲过李泽言的冷言冷语,便也极少捕捉到李泽言掩饰不及的真心;她不够聪明,更不够理智,身为一名制作人,总是做出宛如无良记者的傻事。她总是仗着好心,连累一群人不得不为她多劳。绿猗足够聪明,也不想让别人横生事端。
  但更多的时候,她希望自己和悠然是一体的。这样,她所触碰过的荧光、所翻过的书页、所淋过的雨,都不是虚妄。他的温柔为她独有,他眼中的彩色也只能是她。她不是因为悠然的设定拿到这一切,一切只因为,她是她。
  她曾以为是上天的赐予,至今她也这样认为。绿猗不是悠然,,她们是完全不同的灵魂;可绿猗必须是悠然,这样,她才能得到这份天赐的深情。
  如此矛盾的心境,她终于忍不住将自己埋在床上。她是赋情的产物,便从一开始就违背了这个世界的规则。恋语市说到底是构筑在世界意识中的,她的出现,本就背离了世界的运行法则。
  可还是不甘心,空有一纸深情,身陷命运的枷锁,无法僭越。

  醒来的时候,主人还在沉睡。
  主人放弃了竞技场,她的时间便空了出来。随着拥有自我的时间渐长,她越发感觉到,世界构建者的屠刀已近在眼前。所以,她担忧地看向沉睡的主人。时间是凌晨四点半,待到主人的窗子透过天边第一缕曦光,她的绿猗,应该就不复存在了。
  还有一点时间,他要去找他告别。
  她因他而存在,也该因他而亡。

  是新光之约。
  一切都是同样的。出了故障的车子,拥挤的公交车,没有防备的摔倒与怀抱,和温柔的午后的风与阳光。许墨依旧在装睡,午后的微风拂过,侧颜温柔而恬静。绿猗按捺住想要拂过他眉眼的手,满心不舍依旧趴在桌上等待对视的一刻。她清楚地看到了他眼中的自己,满腔的温柔似在这一刻灭顶。却依旧一副受惊的模样,演着彼此心照不宣的戏码。
  直到——
  “你可以,教我爱吗?”
  一样的语调,一样的神态,一样的暧昧和试探。可听者的心,再也不是当年的无措。
  许墨依旧笑着。他的确是在试探,可这一次,他想要一个回应。为眼前人多次发送又撤回的消息,为她总是与言语不同的眼神。

  他没等到回应,却得到了一个拥抱。
  少女紧紧地抱住他,如同溺水之人抱着唯一的浮木,久旱的青禾渴求着唯一的甘霖。一切的阳光、风、书香都在这一刻远去,他们立在无尽的虚空,唯有彼此是可以交付的真实。
  他听见少女的声音,细弱而颤抖,似是从虚空深处传来:“阿墨,叫我的名字。”
  他看不见少女的表情,只能感受到她的颤抖。绝望的、不甘的、无助的,自灵魂深处而来的颤抖。是天命写定的离别,是世界诞生之初的法则。
  “绿猗。”他笑了笑,将她揽紧,“我在。”
  他看见少女露出一个微笑,近乎绝望的释然:“再念一次,阿墨。告诉我,我是谁。”
  “绿猗。杨绿猗——”
  少女的食指抵在唇畔,眸光一转,眼中尽是泪光:“足够了。”她微笑,“我的时间不多了。接下来,听我说,好不好?”
  他在她的泪光中缴械。与此同时,他们所处的虚空开始崩塌,黑暗从远方一步步逼近。
  “我是绿猗,而非世界意志所创造的悠然。我拥有悠然的一切,却是完全不同的人格——”她停了一下,又对上了他的眼眸,“我是操作者赋情于悠然所产生的人格,换句话就是,主人对你的情感移到了悠然的身上,这份感情产生了我。”
  “我因你而生。”她笑了笑。
  许墨没有笑。身为科研工作者,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。
  “是了,”她又笑了,“我的存在破坏了世界运行的规则,所以,这一切是不可逆的。”
  “可是,”她制止了他出声的意图,“消失之前,我有一个疑问,一定要得到你的回答。
  “我从未奢求能完全替代她的位置。我只要问你,时至今日,你爱的是那抹明艳的彩色,还是这颗为你而动的心?”

  她没听到回应,却得到了一个吻。
  辗转的、不甘的,绝望而克制。木质的香气铺天盖地席卷而来,将她的药感压制在这一方天地。无路可退,却是困兽犹斗。她终于收下挣扎的羽翼,心甘情愿被囚于他心上的方寸之地。他是不是画家都不重要,她是他的蝶,这是她自诞生写定的天命。
  以后无论生死,无论是否存在,我都属于你。
  她心下微动,忍不住在他已分离的唇上留下些许微凉的触感。他似因这个吻收到了鼓励,更紧地拥她入怀。
  “我承认,”他垂眸对上她的眸光,眉眼深邃,“我因你与众不同的色彩而接近你。但走进我心上的,是你的灵魂。”他轻吻她的额头,“只有这一个灵魂,让我拼尽全力也在所不惜,只为把她留在我身边。”
  全都是你,也只有你。

  足够了。
  他的尾音落下,整个空间分崩离析。崩塌的声音震耳欲聋,黎明前最浓重的黑暗与此刻降临。
  他有一瞬的惊慌。下一秒,怀中一空,已没了少女温软的身躯。
  她跳了下去。

  他立在虚空之中,下方是无尽的黑暗。熟悉的药感玫瑰还留有清苦的前调,她与他之间,已隔云端。
  她不怎么受重力影响,下坠的过程便被无限拉长。许墨不受重力,便无法接近她。只能徒劳地跪下去,想要触摸方才近在咫尺的指尖。
  他们目光交错,彼此眼中都是泪光。
  “阿墨,”她唤他,“天亮的时候,就会有一个新的绿猗出现。你我都身不由己,如果我的存在,会影响你的未来,影响这个世界的运行,就不要再留着关于我的记忆了。那太痛苦,忘了吧。”
  说这种话的时候,她竟还是笑着的。
  “不会的。”许墨语调微颤,隐隐已至失控的边缘,“我不会忘记,曾有一只蝴蝶,明媚如春樱。她为我收起了双翼,给我的生命带来了色彩。我不会忘记她的。如果有机会,我一定能找到她。”
  他没听到回应,只看到了一片浓郁的黑暗。东方有霞光浮现,那片黑暗里,没有彩色。
  消失了,他眼中唯一的色彩。

  醒来的时候,阿淇是有几分呆滞的。
  时间是八点半,阳光已经洒了满床。
  打开手机,又开始了每日任务。
  少女一如往常,跑遍整个恋语市助人为乐。上午的阳光温暖,映在少女脸上,阴晴莫辨。
  研究所里,许墨临窗望见了急走而来的少女,终于垂眸,掩去眼底一抹晦色。
  恋语市的今天,一如往常。

评论(9)
热度(12)

© 绿竹猗猗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