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怜凭影自惜,怎奈孑然清骨。

关于

桃源行.清平乐.雨霖铃
  (现代梗)
  未至夜半,大风骤起。不久,大雨倾盆。
  紫邑本已入睡,此刻却被雨声惊醒。隔壁誉儿犹自熟睡。学校新够进了一批孤本典籍,萧统留校整理,发短信说是不回来了。
  雨势渐大。她本只是受惊,此刻却开始恐惧。
  当年父母出了车祸,也是这样一个夏末秋初的雨夜。
  经久未曾浮起的记忆涌上心头,恐惧如窗外夜雨,渐趋浓重。
  那个幼弱的自己,死亡之前,何等渺小。
  枕畔的手机突然振动,她刚伸手去拿,那边便挂断了。
  德施。
  她尚未回神,此时看着这个名字,手足无措。
  随后,便传来轻轻的扣门声,小到不足以惊醒誉儿,足以使她醒来。
  她只有三分希冀,却带了七分戒备。握着一支玉簪,下楼,探看,开门。
  萧统撑着一柄鱼戏莲叶间的晴雨伞,衣裳湿了一半。依旧是浅笑着,等她开门。
  她愣住。他收了伞,带她进屋。
  手中的玉簪被抽去,他笑得无奈:“只靠这个防不了贼的。”
  她只觉得温暖,如夜雨独行,终于寻得家的方向:“你……怎么回来了?”
  他叹了口气,取下半湿的外装:“整理完了。雨下得大,你素来浅眠,担心你,便回来了。”
  说得轻巧。雨这样大,他又是开车,个中艰难,不言而喻。
  “好了。”他见她愁眉不展,便知她所想,“时候不早了,不要多想。”俯身在她眉心一吻,便催她去睡。
  “明早还有事,先去睡,我一会儿便来。”
  “好。”
﹎﹎﹎﹎﹎﹎﹎﹎﹎﹎﹎﹎﹎﹎﹎﹎﹎﹎
  七夕贺文。(⁄ ⁄•⁄ω⁄•⁄ ⁄)

评论
热度(2)

© 绿竹猗猗 | Powered by LOFTER